服务热线:020—0000123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客户端下载

产品中心产品中心Product

案例新闻案例新闻Case

全国热线400-8888-000

VR影院这种商业模式可行吗

发布日期:2017-09-19 14:33:01浏览:239| 加入收藏返回列表

沉浸感和共鸣感本身是互相矛盾的,在VR影院即便有人坐在你身边,但你并不知道邻座的人是什么表情,只能独享电影本身的乐趣。虽然被称之为“影院”,但VR影院已不具备传统影院集体观影的仪式感,而是“孤独的个人体验”。VR影院这种商业模式可行吗?


今年5月,法国MK2电影公司与电影导演张艺谋的北京当红齐天国际文化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红齐天”)合作,并在9月推出当红齐天在巴黎的第一间SoReal品牌的VR体验中心。此外,国内公司如国美电器、东方影业等也已经推出了自己的VR影院品牌。


除了落地传统影院,VR影院也许更适合与数量庞大的点播影院、KTV、网吧进行嫁接,而VR领域的“共享经济”也在悄然展开。从业者们说,他们不再是VR影院,而是泛娱乐空间的改造者。


自带游戏功能的VR体验中心


“目前VR影院应该仍属于发展早期。”多数投资人仍持观望态度,“在内容表现方式、生产成本控制等问题上还没有突破,只有将内容、环境、设备等很好地结合,才会被用户认可。”


在市场需求上,VR目前并不普及。消费者的消费更多的是出于猎奇心理,被新奇的场景体验所吸引,这也促使国内VR体验店、VR主题乐园的遍地开花。有从业者坦言,“我们曾经花了3个月时间试图做独立的VR影院,但后来发现这就是一个‘坑’。”内容开发成本高且不够精良,观众对VR存在偏见,导致目前的VR影院要加上各种“交互”的噱头,或者包装在泛娱乐空间中,将其作为功能之一推出。


此外,VR影院的运营能力也有待考验。今年6月,国美电器宣布与北京悦诚视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悦诚科技”)合作,在北京推出全球首家专业VR影院,除了游戏体验,“超过100个内容,半数以上是VR影视。”在笔者看来,悦诚科技VR影院的影片不能自助选择,而且几乎没有剧情,更像是VR宣传片、纪录片或者好莱坞大片的VR版预告。虽然入场费是39元/全天,包含场内的诸多VR游戏体验,价格不算贵,但用户体验和观影粘性更像是升级版的VR体验店。


VR电影与VR游戏不分家,其实在国际上目前也是普遍情况。无论IMAX还是法国的MK2,新建的VR影院都是体验中心形态,既能看VR版电影,也能玩VR游戏。


随时随地看VR电影


在国内,发展VR电影线下衍生出了更多“曲线救国”模式。杭州沃德虚拟现实院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德院线”)VR点播影院项目的创始人黄江安就介绍了三种线下解决方案:泛娱乐点播影院、共享迷你影院和便携移动影院。值得注意的是,这三个概念都没有着重提到VR,VR其实是作为泛娱乐功能的叠加出现,可以说是一种“曲线救国”的模式。


比如,泛娱乐点播影院就是基于私人影院、KTV、网吧等传统娱乐空间改造,打造城市年轻人娱乐社交的新空间。作为解决方案的提供方,沃德院线面向B端即影院收取硬件采购、服务费和点播分成。沃德院线的技术团队用4个月的时间开发出了包括集成主机、点播屏、VR眼镜在内的WordVR泛娱乐超级集成系统,搭配提供交互功能的座椅,全景声环绕音效,手势控制器甚至嗅觉系统,让观众有视觉之外的更多体验。


这套泛娱乐集成系统内,不仅有上百部10分钟以上的VR长片和数以千计的VR短片,也涵盖了KTV点唱、VR游戏和VR直播等内容。黄江安认为,与传统电影观众不同,年轻消费者更加独立与自由,提供多种选择可以方便他们消磨自己的碎片化时间,在同一间包厢里,“可以有人看VR电影,有人打VR游戏,也有人唱歌”。


目前,除了在杭州筹建的VR泛娱乐主题点播影院,沃德院线今年计划在10个城市做样板店,同时通过和KTV、网吧、点播影院头部企业广泛合作,来快速覆盖线下渠道。“我们不是影投公司,而是泛娱乐点播影院方案的集成供应商。”黄江安解释。


共享迷你影院则更像目前比较流行的迷你KTV,是一个2.6米高、1.88米长、1.65米宽的“盒子”,可以摆放在商场、社区、酒店、景区等室内场所,消费者在盒子内同样可以既唱歌又看VR电影。在黄江安看来,这种泛娱乐模式比迷你K更吸引人。


想要随时随地看VR电影的消费者,可以考虑便携移动影院。“大概这个月底,我们和浙江大学团队合作的便携式超级盒子demo版会推出。”黄江安表示。


这款约1公斤的VR盒子,大小正好可以塞进背包中,不仅具备共享充电宝“街电”的充电功能,也是随身WIFI和暴风魔镜一体机。


便携移动影院并不是一款售卖的产品,而是采用共享租赁模式,注册缴纳押金,然后可以选择是点播使用还是按天租赁带走,会员租金定价在二三十元/天。“租设备需要选择城市,我们已经有38个城市合伙人,负责布点和上门回收设备。比如,在北京某一个餐厅租用,可以到杭州归还。届时会有人上门检查取货、退还押金,盒子就进入杭州存货市场进行周转。”


VR影院与传统院线的互补


应该说,VR影院的行业门槛是较低的,购置VR一体机,开发集控系统,配上可交互座椅,“解决方案”似乎就油然而生。除沃德院线之外,也有一些类似的公司,“二级院线对VR比较感兴趣,已经有合作方在改造中,不过上线前不太方便透露。”一位同样在做VR影院解决方案的业内人士表示。


黄江安表示,目前已经有点播影院改造VR影院的落地项目,“衢州是第一个改造的,刚过了半个月,改造包厢销售额提升了30%至40%,如果大范围推广,宣传后销售有望提高1倍以上。”


另一个对VR电影嫁接点播影院的利好消息是,随着广电总局出台通知规范点播影院经营管理,点播影院传统电影的版权势必受到更多限制。如何在片源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吸引更多消费者走进点播影院,VR电影也许会成为其内容亮点。


目前,国家对于VR电影的引进并没有严格要求,片源主要来自海外,可以直接购买独家渠道授权,或者与VR发行平台合作,由第三方供片。


“我们目前有190多部10分钟以上的付费长片,2000多部3至5分钟的免费VR短片,一般是自审自查。”黄江安说,从海外采购的VR影片,公司有专门的团队来审核,涉及政治倾向、色情暴力等禁播内容会被剪去。


黄江安对于点播影院的发展比较看好:“除了IMAX影厅,多数传统院线目前的唯一优势是片源。随着消费者的年轻化,新一代更愿意去私密性强的包间看电影以及进行泛娱乐活动,点播影院的社交属性优势会凸显。同时商业影院主要靠票房和爆米花盈利,而点播影院商业模式更多元,除了包厢费,酒水餐饮的消费更有想象空间。”


此外,改造传统影院的小影厅同样是可行模式。一位投资人士表示,传统影院发展100多年,观影模式并没有太大创新,如何让年轻观众持续走进影院,恐怕影院也需要思考。如何从传统大众社交场所,升级为消费者粘性更强的一种生活方式,科技感与个性化的舒适体验不可或缺。


“我们也考虑与新建影院合作,以往大院线没法做人群区分,我们正好可以取长补短。目前计划是找100至120平方米的小厅进行试点,最好在北京,我们来投资,将其改造成单人间、双人间、家庭间和公共VR观影空间。未来还可以收取一些大品牌、大片的推广费,比如,放《蜘蛛侠》之前的5至10分钟放VR预告片。”


目前,公司正在进行Pre-A轮融资,“资金到位后,会做更多样板店、旗舰店,方便区域招商加盟。”在先发展VR内容还是先铺设渠道的问题上,黄江安坚定不移地选择后者,“内容缺乏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因为拍摄成本高,VR电影产业链没有形成,回收成本困难。如果线下VR影院网点达到一定的规模,比如,覆盖3000家,消费者有点播付费意愿,这时整个产业链自然会起来。”

3.jpg

下一篇:回顾中国工艺美术馆的发展历程 上一篇:学术独唱音乐会《苍茫谣》成功举行
推荐阅读
【本文标签】: -
【责任编辑】:2017年官方唯一信誉认证官网版权所有:http://dycmt.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